丹阳网 > 视频 > 搞笑电影 > 野草莓 :人生夏日的梦幻祭
野草莓 :人生夏日的梦幻祭


李安见到伯格曼时,相拥大哭

李安认为伯格曼的电影教会他,用哲学观念去统御电影,对神的疑问,抽象的东西,要有很崇敬的心去体现。并且表达过:“我永远不能跟他比,他是精神导师,永远是我的精神导师。”

野草莓 :人生夏日的梦幻祭

就电影《野草莓》而言,伯格曼在接受卓恩·多纳一次访谈中说:“有很多问题我试图解决,我是谁,我来自何方,为什么我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当卓恩 · 多纳问及多年之后,他是否更明白这些问题时,伯格曼的回答是:不,我明白的更少了。

尽管伯格曼表达了他苛刻的自我怀疑,但是,把《野草莓》看作他最好的电影之一并不为过。

 

电影的名字叫野草莓,暗示了瑞典短暂夏日的美妙,也暗示了我们被责任和自我克制驯服之前人生中最美妙的时刻。在电影中,伯格曼并没有给出一个容易的答案,或者一个说教性的结论。

他只是展示了问题,让结论随着问题的滋生逐渐揭露,最终给出一个和解性的答案:伊萨克在心爱的莎拉指引下,找到了自己的父母,找到了爱,摆脱了死亡与麻木的纠缠。

 

尽管《野草莓》只有92分钟,但显得非常完整,没有一个多余的镜头。伯格曼试图借人物的梦幻旅程,对人类自身作出自我反省并进而探究人类内心的真实世界。

影片中,旅途的每一步都出现了新的面孔,新的困境——所有这一切都指向电影的主题:爱,人生,死亡和无力感。

伯格曼:矛盾又迷人的“电影哲人”

伯格曼因为他天赋的强大感受力总是迎接着每一天的丰富世界,而他无可救药的控制欲,又总是逼迫着他将素材凝成晶体。《第七封印》、《冬日之光》、《呼喊与耳语》、《野草莓》,因为这些电影,他被称为“电影哲人”。

 

在他身上,有奇特的互相矛盾的两面,而他让他们都发展得十分充沛。

一方面,他是一个极其“善感”的人,看看他对童年时代的回忆吧,他和外祖母一起住在达拉纳的乡下别墅:“一个星期日,我的喉咙发炎,于是就免去做早祷,独自留在别墅里。那是初春时节,太阳冉冉升起,柔和的阳光轻轻掠过窗帘和壁画。我坐在地板上,背靠着大餐桌结实的粗腿,餐桌远远高过我的头。桌旁的椅子和墙壁都包着黄色皮革。由于年深日久,皮革都发黑了,散发出一种古老的气息。我背后矗立着餐具柜,象城堡一般,那上面的玻璃水瓶和碎花碟在阳光照射下,闪烁着微微的光斑。”这样的图景在他的某些电影里看得到,——电影里的光保留了他的记忆,只是不能还原皮革的味道。

 

伯格曼一点都不缺乏对柔和的,微小的美的感受能力,但他却又绝不因此成为一个感伤而柔弱的人。他经常显得冷酷无情,并且有一种对冷酷的平静,比方说他写到的,父子之间的,兄弟之间的互相仇视与暴力,家庭的表面和睦与内在压抑。

当他描绘往事的时候,时光被没有成为一副筛子,过滤走不美好的东西,这些东西总是同在的,他从没想过用自我掩盖的谎言来美化世界,来安慰心灵。对他来说,他的心灵不需要安慰,他的坦率一开始让人吃惊,接下来让人感到一种力量,人的力量。

推荐: 题材电影《解放了》正式杀青 让你从头笑到尾的搞笑电影 法语音乐剧《巴黎圣母院》
播放次数:
内容摘要
野草莓 :人生夏日的梦幻祭 李安见到伯格曼时,相拥大哭 李安认为伯格曼的电影教会他,用哲学观念去统御电影,对神的疑问,抽象的东西,要有很崇敬的心去体现。并且表达过:我永远不能跟他比,他是精神导师,永远是我的精神导师。 野草莓 :人生夏日的梦幻祭
标签:
来源:未知时间:2019-05-15 16:27作者:丹阳网责任编辑:丹阳网
热点推荐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