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阳 南京 苏州 无锡 徐州 南通 盐城

献身国防一辈子只做一件

2019-10-08 18:53:57     来源:未知
献身国防一辈子只做一件


刚刚在北京参加完新中国成立70周年庆典,中国工程院院士、南京理工大学教授王泽山又争分夺秒地投入到火炸药相关实验中。记者问他“为什么不休息休息”,他在电话那头回答:“现在正是实验的关键期,一刻都不能耽误。”

已经84岁高龄的王泽山为我国武器装备和火炸药产品的更新换代作出了杰出贡献,曾三次问鼎国家科技大奖,并摘得2017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今年又被评为“最美奋斗者”。

结缘六十多载,

“以身相许”火炸药

王泽山与火炸药研究结缘六十多载,围绕着这个“靶心”,在世界前沿的重大课题上不断突破。“国家有难题,我们不能当旁观者。我做课题原则就是‘客观需要、国际前沿、有能力解决’。”他说,为祖国奋斗,哪怕用一辈子只做好一件事情也是值得的。

65年前,王泽山进入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学习。当时许多人都选择了热门的导弹等专业,但他却默默坚守着最冷僻的火炸药专业。火炸药研究领域狭窄、危险性高,但意义重大。在过去几百年里,我国火炸药技术发展缓慢。“国家需要的,就要有人去做!”从此,研究火炸药,便成了王泽山的终身使命。

新中国成立之初,国内火炸药研究和生产都十分落后,主要依靠苏联援建。随着苏联单方面撕毁合同,撤走全部专家,我国火炸药技术研究一度陷入举步维艰的境地。此时,王泽山才刚刚参加工作不久,没有技术外援、没有先进的研究平台,这些并没有让他气馁,反而激发了他的斗志。“跟踪仿制,永远被人制约,我们必须走在国际前列。”于是,王泽山从基础理论体系构建开始做起,潜心搭建我国火炸药专业领域的“四梁八柱”。

上世纪80年代,为了解决废弃火炸药的安全再利用问题,一年中,王泽山有大半时间辗转于辽宁、内蒙古、青海等地的兵工企事业单位和科研院所试验场,吃饭常常坐在路边解决。王泽山常常一边吃饭一边思考实验情况,“风沙拌饭”是常有的事。通过近10年无数次的反复试验,王泽山带领团队解决了废弃火炸药再利用中的一个又一个关键难题,将废弃火炸药开发成民用产品,变成有重要经济价值的“宝贝疙瘩”。1993年,王泽山凭借这项技术获得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一等奖。

亲临一线,

科研上不使“巧劲”

由于火炸药的易燃易爆性,很多实验尤其是弹药性能的验证必须在人烟稀少的野外进行,这就注定了实验环境和条件都是艰苦的。尽管如此,王泽山从来不在办公室里坐等实验数据和结果,而是亲临一线参加相关实验。

解决废弃火炸药的安全再利用问题后,王泽山很快向另一个国际难题“含能材料的低温感”发起挑战。冬天,在零下30多摄氏度的阿拉善地区,夹杂着砂石和扬尘的大风吹得人睁不开眼,连记录实验场景的摄像机都“罢工”了,而王泽山在实验场一待就是一整天,晚上还要核对和验证白天取得的各类实验数据,反复查找实验过程有无疏漏之处。

丹阳网,编辑:刘欣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