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阳 南京 苏州 无锡 徐州 南通 盐城

南京市应用技术学校招生乱象

2019-05-14 16:30:00     来源:未知
南京市应用技术学校招生乱象


但事件背后的有偿招生问题值得关注,南京市应用技术学校这种违规招生方式的痕迹留存在多份司法裁判文书当中,包括高价提成、将招生代理权层层发包、为非招生工作人员办理授权书和工作证,甚至为寻找生源从网络黑产处购买学生个人信息。

一名职业院校招生办工作人员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在职业院校招生难背景下,委托招生、有偿招生已成为普遍现象,正是在这种“不正当”竞争机制下,极易引发虚假宣传招生,坑害学生利益。

给招生代理的封口费

2015年时,江苏省盐城市人李伟刚满18岁,就成为了南京市应用技术学校的招生代理。学校于2015年及2016年连续两年委托李伟进行招生工作,双方约定依据李伟最终成功招揽入学的学生的数量结算招生劳务费用。

但双方很快发生了分歧,李伟2016年10月起诉南京市应用技术学校,索要32万余元的招生劳务费。此后,双方进行了调解,学校向李伟支付了3.3万元劳务费。

李伟似乎并未满足。他开始举报南京市应用技术学校进行有偿招生,举报对象为浙江省象山县石浦中学一名老师。根据相关司法文书,李伟称2015年自己在网络上联系了这名老师,两人合作为南京市应用技术学校招生。但2016年、2017年,这名老师私下与南京市应用技术学校的教师达成招生代理协议,侵犯了自己与学校的利益。

也许是举报起到了“威慑”作用,2017年5月8日,李伟与南京市应用技术学校签订了一份《协议》,载明:关于李伟向各地各部门投诉技术学校一事,技术学校本着安心办学息事宁人的态度,双方达成如下条款:

1、根据李伟的要求,技术学校向李伟支付40000元,一次性终结此事;2、李伟承认其向各部门投诉技术学校的关于有偿招生等的内容均不实,并同意于2017年5月10日之前撤回相关投诉,保证不再向任何媒体机构反映技术学校的任何事宜。

也就是说,李伟前后从南京市应用技术学校拿到了7.3万元劳务费。

层层分包后还有可观收益

判决书确认了李伟与南京市应用技术学校的委托招生关系,但并未载明李伟的招生劳务费的具体标准。另一名南京市应用技术学校的“招生代理”的判决书则披露了这个潜规则。

严格来讲,“90后”沈开根并不是南京市应用技术学校的委托招生人员,他只是该校招生代理徐文娟的“下线”。

2016年4月8日,徐文娟委托沈开根为其招生,双方口头约定沈开根每招1名学生,徐文娟就付给他招生劳务费4000元。2016年7月,沈开根招收了2名学生,拿到了8000元。但不知为何,沈开根认为自己应得的劳务费是1万元,于是起诉了徐文娟,从而令这个潜规则公之于众。

这种层层分包的招生代理并不鲜见。2017年4月,靖江市现代教育咨询有限公司(下称现代教育公司)与靖江市王凯教育咨询中心(负责人为王凯)签订了合作协议,后者委托现代教育公司在泰州地区进行招生宣传及生源组织,负责为南京应用技术学校和南京工业技术学校进行宣传咨询与新生组织报名工作。

王凯按6000元/人支付招生费,实际招生人数认定方式为现代教育公司提供真实有效的同学生联系咨询电话、信息记录等且到南京应用技术学校或南京工业技术学校正式交费注册学生;此外,王凯还支付招生费总额的5%作为奖金。

这一年,现代教育公司共招生27人,招生费为16.2万元,但由于王凯拖欠尾款,双方对簿公堂。

丹阳网,编辑:刘欣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