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阳 南京 苏州 无锡 徐州 南通 盐城

苏州与上海高速路1小时

2019-05-15 16:20:47     来源:未知
苏州与上海高速路1小时



要处理好软开发与硬开发的关系,强化软开发,适度硬开发;处理好内容与形式的关系,内容为主,形式为辅,以产立城,以市兴城。苏州完全可以定位于国际制造中心。
最近参加了太湖新城规划的研讨会,这个新城是苏州的最后一块宝地。以代表苏州未来城市建设最高水平的标准来规划和建设,这个定位完全正确。太湖新城的开发戒急用忍,谋定而动,虽然节奏较慢,但现在看来却是一件好事,因为有些事越往后看得越清楚。由太湖新城的规划,再结合整个苏州未来的发展,就建设未来苏州“高质量发展之地、高品质生活之地”,提几点不成熟的想法。
处理好与上海的关系,拥抱大上海都市圈
大上海都市圈规划呼之欲出,而且将来肯定会是一个国家级的规划和大战略。长江经济带建设已经是国家级的国土开发战略,而这个经济带最终能不能做起来,做得质量如何,关键要看大上海都市圈这个龙头怎么活起来、动起来。这个情形很像是民间的舞龙社火,以龙头的舞动,带动龙身、龙尾的舞动。做实、做活上海都市圈已势成必然。
苏州与上海,高速路1小时,高铁半小时,也属于大都市的极限通勤之内,同属于龙首。苏州属于大上海都市圈,这是都市圈时代的新共识、新思维,苏州人不能有含糊。拥抱上海,苏州可以更主动一些。
大都市圈是一个中心-边缘系统,或者可以不叫“边缘”,是由一核心、多中心、卫星城、小城镇构成的有机系统。太湖新城,包括苏州,就是要在这个系统中找到自己的定位。可以利用大数据技术,如网络图、热点图,看看要素流动和聚集的规律,以便确定自己未来要突出什么、对接什么、与哪对接;还要找到与上海的差异性,找到自己在上海都市圈中的独特性、异质性、接替性。吴文化与海派文化,异中有同,互补相容。吴文化是上海文化的母文化之一,可以说是后者的精神家园。吴中太湖新城,人文历史源远流长,底蕴深厚,尤其是有山有水,山清水秀,特别符合新型城镇化规划中“望得见山,看得见水,留得住乡愁”的居住理想,这也是大上海最缺的。
《国务院关于上海市城市总体规划(2017—2035年)的批复》中对未来上海的目标定为是“创新之城、人文之城、生态之城”,苏州的未来目标是,“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产业名城、包容开放的创新创业名城、富裕文明的美丽宜居名城,古今映辉的历史文化名城”,两者定位有差异。上海有的不和上海去竞争,上海没有的,苏州一定争取做到极致。知彼知己,扬长避短,苏州可以承东启西,独树一帜。
面对上海都市圈要全面开放、无缝对接。对苏州而言,大上海要素市场一体化,首要的是人才市场一体化,人才政策肯定要与上海一致,甚至更具吸引力才行。要继续利用好工业园区已有的政策优势,还可以密切关注粤港澳大湾区的人才政策,能同步则同步。养老、医疗、税务、社保的一体化可先行探索。上海也许做不到,但苏州应该先动起来。
产城融合,打造高质量发展之地
我们在讲“城市建设”的时候,一定不要忘了“产业建设”“市场建设”“生态建设”“制度建设”。太湖新城的建设发展,不能搞成新一轮的房地产开发,不能搞成一个“招商地产”项目。上世纪90年代初,一些地方在国家级旅游风景区建设中的教训十分惨痛,“领导者好大喜功,开发商贪大求洋,规划者推波助澜,评审者随波逐流。”而且,现在的经济环境已经不允许像从前一样可以单纯依靠高价卖地,或依靠平台公司发债,搞投资驱动,应当边开发、边运营,滚动发展,防止出现“空城”、“鬼城”。要处理好软开发与硬开发的关系,强化软开发,适度硬开发;处理好内容与形式的关系,内容为主,形式为辅,以产立城,以市兴城。
发展一些什么产业呢?我认为首先还是制造业。制造业是我们苏南的强项,苏州的强项。上海的定位是五个中心,国际经济、金融、贸易、航运、科技创新中心,作为大上海都市圈内仅次于核心的中心城市,苏州完全可以定位于国际制造中心。
我最近在三个城市出差:德阳、苏州、杭州。德阳是世界重装之都,高端装备制造基础好,规模大,德阳的经济结构比较“重”,增长比较平稳。它与杭州形成了明显的对比。杭州的情形又太过“轻”,整个城市依托于电子商务、互联网金融,增长速度快,但未来经济波动会比较大,而且其脱实向虚、产业空心化的弊端已经显露。苏州介于这两个城市的“重”和“轻”之间,经济结构比较合理,传统产业和新兴产业有接续、有过渡,这个基础十分宝贵。对制造业的“过剩产能”我们要客观看待,应当给它们时间,允许它们升级。苏州以往丢了一些产业,现在连升级的基础和机会都没有了。未来苏州要牢牢占据大上海都市圈里制造中心的位置,建设制造强市。有了制造业中心的雄厚基础,下一步才能谈得上建设先进制造业基地。
丹阳网,编辑:刘欣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