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阳 南京 苏州 无锡 徐州 南通 盐城

一个苏州人的当代“修园记”

2019-06-12 10:00:34     来源:未知
一个苏州人的当代“修园记”


园不在大,有园则乐。花草不在多,有绿有花则美。
有三十平方,东西七八米,南北四五米。没怎么设计,手指划划而已,一半铺手枪型的地板,“枪口”立着一棵桂花树,余则种草。还有一个大木架,爬上了紫藤,在地板之上。园前、园右借公共之景,一片树林,香椿、桂树、枇杷,地上绿茵萋萋。
曾打油一首,前六句:我家院前多精彩,春夏秋冬各自赞,最先鹅黄尖尖绿,次第枇杷好尝鲜,满园飘香是桂子,落叶过后尽精干。还有:四时果蔬不断送,茄子黄瓜小青菜。
记得“文革”刚结束,为核实一篇文章,进了周瘦鹃的花园。然而鲜花不见,残草蔫蔫,兀立着几棵大树和一堆假山,了无生气,一片荒芜。园艺家死了,园子也死了。
可见,园子,花草,是养出来,修出来的。如养人、修人。

周瘦鹃与夫人在自家花园里



察之,小区私家园子有三类,一类花园,一类菜园,一类兼而有之。大约三分天下。秋末的园子乃兼而有之,菜园为主。花草大多盆栽,墙边栅下也种花栽草。
茵茵无名草,一块绿地毯,一个劲儿往上长,不修不剪,要风吹草低见牛羊。女儿买来一只小型割草机,电动的,割草的不是刀,一二十公分长的一条尼龙绳,高速旋转,快似刀。电动机响,草叶飞起,一股浓浓青涩味,像儿时剃的光郎头,半月之后又是一块绿毯。
又察之,私家园子栽草的极少,几无。也可能文化不同,在温哥华见到,家家房前屋后都有草坪,一两棵月季倒是点缀。可能,论美草外貌平平,不如花艳不如花香,待之就有差别。同是生命,古时百姓称草民,敷衍塞责称草草了事,砖儿何厚瓦儿何薄,喜花厌草,也是一种不公。野火烧不尽,又绿江南岸,落花流水春去也,诗人多情,惜花不薄草。
与喜爱无关,见园子的一天始,就想把草除了。从小在农村长大,未经女儿批准,处于农夫自觉,把草拔了,垄成五畦,种菜种瓜。冬天,“苏州青”不用买;夏天,丝瓜、茄子、黄瓜轮着摘。种菜可二得,也是种花养草,又可做菜尝鲜,还挺环保。
据说,奥巴马夫人的园子也种菜,还推而广之。
丹阳网,编辑:刘欣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