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阳 南京 苏州 无锡 徐州 南通 盐城

徐州烟厂最牛上访“钉子户”

2019-08-05 19:36:29     来源:未知
徐州烟厂最牛上访“钉子户”


王丽是徐州卷烟厂的退休职工,因儿子孙波的全民所有制工人身份被莫须有的“理由”取消,从1999年至今,她已上访20年。期间遭遇被拘、扣发工资,也没有阻止她维权的步伐。为此,王丽已成为徐州卷烟厂人人皆知“最牛”上访“钉子户”。

全民身份指标被占用

从1991年开始,徐州卷烟厂在徐州十八中设置了一个定向委培班(职业高中),该班招生主要针对徐州卷烟厂的职工子女。

凡是每年中考成绩前七名的职工子女,不用读普高再考大学,可以选择在徐州十八中就读三年后,直接由徐州卷烟厂转为“全民合同制工人”,并与劳资部门签订了定向用工意向协议,而且就读期间所有学杂费,均由徐州卷烟厂承担。

作为徐州卷烟厂的职工王丽的儿子,孙波在1995年的中考时,以第三名的优异成绩进入了徐州卷烟厂在徐州十八中的委培班。

高中毕业后,孙波等7人顺利地进入了徐州卷烟厂实习,但一年实习期满后,只有一名徐州卷烟厂的中层职工子女被转为全民所有制工人,其余6人被告知不能成为全民合同制工人,按照政策规定只能进入“三产”(即普通合同工人),等有机会再转为全民合同制工人。

孙波等6人的父母则多次到徐州卷烟厂的上级单位江苏中烟工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苏中烟”)上访,徐州卷烟厂拿出了一份1996年5月13日江苏中烟的80号文件,文件规定新进员工“一律分配到‘三产’企业工作”。

王丽等家长认为,80号文件对孙波等人无效,因为孙波等6人与徐州卷烟厂签订意向工协议市他们初中毕业之后1995年,而江苏中烟公司的的80号文件出台的时间是1996年5月13日。

王丽向磅礴传媒举报的材料载明,徐州卷烟厂并没有严格按照江苏中烟公司的80号文件执行,徐州卷烟厂领导、中层的子女约30多人,未经开始直接进入了成为全民合同制工人,时至有劳释人员以临时工的名义进入企业,最后也转入全民合同制工人。

王丽认为,孙波的等六人的全民合同制工人名额,被徐州卷烟厂的领导领导私自卖给了他人。

维权20年工资被扣发

王丽等一直反映6人的身份被人占用的问题,同时举报徐州卷烟厂的受贿、腐败等问题。

为了应对王丽等6位家长的长期上访问题,徐州卷烟厂决定对6人每人补偿10万元,但条件是必须签署一份《协访协议》。王丽向磅礴传媒提供的《协访协议》载明,签署日期为“2009年12月21日”。

徐州卷烟厂的领导表示,即便领到这10万元钱,还可以继续要求解决全民合同制工人的问题,但如果不签署《协访协议》就下岗。

10万元的补偿费实际是缓兵之计,因为作为作为烟草专卖企业的徐州卷烟厂,全民合同制工人与普通“三产”合同工人每年的的工资差额就达10余万元,所以孙波等6人的父母继续到江苏中烟公司、国家烟草专卖局上访。

由于孙波六人的父母都是徐州卷烟厂的退休职工,为了阻止他们上访,徐州卷烟厂最后决定,扣发“上访者”的退休工资,只是另外五位家长停止了上访。

为解决儿子身份问题,王丽成了至今唯一还在上访的职工,从2017年至今,他的工资一直因上访而扣发。王丽也被戏称为徐州卷烟厂的最牛“钉子户”。

对于六人的身份问题,以及占用指标和腐败问题,徐州卷烟厂相关人员接受媒体采访时称,“都是道听途说的,你们想咋报就咋报”。

徐州卷烟厂是烟草专卖企业,但“反腐”的大环境没有“专利”,更不应该有盲区。

丹阳网,编辑:刘欣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