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国内 社会 教育 科技 文化 市政

围绕着凉山地区的扶贫问题吵了起来

2019-08-06 16:31:47     来源:未知
围绕着凉山地区的扶贫问题吵了起来

我和某个前任曾经就一个问题发生过一场争论。当时我们俩刚看完一本关于凉山地区的民族志,一开始还只是在讨论那本书,后来就围绕着凉山地区的扶贫问题吵了起来。凉山地区的扶贫在那段时间算是个社会热点话题,一大批博主展示了自己收集到的“凉山人如何懒、如何不求上进”的材料,试图佐证,“政府已经给予了足够多的资源扶持,凉山地区今天的穷困源于该地区人民自有的劣根性”,说白了,“你穷,是因为你懒”。用我前任的话说,“不求上进的穷人,活该穷一辈子。”
 
或许是因为我自己的一些经历,我并不太赞成这样的说法。
 
五岁的时候,我家里发生过一些变故,从小康一夜之间变成赤贫。一家人兵荒马乱地逃到深圳,我爸妈花了几年重新积攒了一点积蓄。到2007年,其实家里条件已经有所好转。但我爸爸性格强硬不肯认命,2008年的时候,他决定从深圳回乡创业。我因为年纪还小,只能跟着回了老家。我爸的创业项目是果木种植和出口,所以最早几年,我们一家几乎都住在一片林场里,说得夸张点,方圆十里没有其他任何一户人。这样的条件再想追求什么教育质量基本就是痴心妄想,我爸最后把我送到了镇上的一所完全小学。
 
完全小学(完小)是早些年中国村镇教育体系中的一类学校。在这个体系中,各村通常设置有一个村小,由几位老师负责村子里一到三年级的孩子的教学。各乡设有完小,完小的主要任务是帮助全乡所有孩子接受四到六年级的教育。因为有的村子离得较远,完小通常提供住宿。我在那所完小里念完了自己最后一年小学,之后又进入了镇中心学校念初中。
 
我们村的村小一共有2个老师,需要承担30多个孩子的教学任务——这个师生配比,坦白讲,四舍五入基本上就是真实放牛了。更妙的是上课的方式,由于教师不足,30多个孩子得窝在一个教室里一起上课,教室四面有三面是黑板,三个年级各朝一边坐着。老师在给某个年级上课的时候,其他年级就做自己那块黑板上的练习题。
 
完小老师倒是足够,但住校的学生太多,宿舍完全不够住,必须得两个小孩挤一张床。那儿的厕所还是老式的蹲坑,蹲着的时候往下望去能看到粪池里翻动的蛆虫,恶心得要命。浴室更是压根不存在的东西。冬天还好,到夏天一个十几平米的寝室里挤着二三十个半大小子,一个星期不洗澡,味儿大得不行。爱干净的只能等大家都睡下之后,打点儿冷水提着躲到宿舍楼后头趁天黑没人冲个澡。
丹阳网,编辑:刘欣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