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国内 社会 教育 科技 文化 市政

从1元涨到3万仅需两小时

2019-09-10 09:51:46     来源:未知
从1元涨到3万仅需两小时


一双球鞋价格从1元涨到3万元需要多久?答案是:只需要两个小时。9月3日,在淘宝某体育用品店的一场球鞋拍卖会上,一双TS&AJ从晚8时1元开拍,截止到晚10时,最终成交价为34732元。
 
“勾子一反,倾家荡产。”TS&AJ是5月11日耐克旗下的Air Jordan与说唱歌手Travis Scott联名发布的全球限量球鞋,因其独特的倒钩设计而备受追捧,甚至一度被称为今年的“鞋王”,在市场上“一鞋难求”。
 
随着越来越多商家打出联名、定制、限量的宣传口号,用于炒作鞋子的独特性和稀缺性,提升鞋子的附加值,“一鞋难求”的情况愈演越烈。商家采用饥饿营销的方式,使得市场供不应求;利用消费者购买鞋的急迫心理,一定程度上催生了“炒鞋”这一行业。
 
球鞋价格的高涨,使得球鞋的购买更加火热,大量热钱进入球鞋市场,球鞋贩卖平台不断崛起,炒鞋行为变得普遍。据美国潮流媒体网站highsnobiety今年1月发布的二手球鞋行业报告指出,目前全球二手球鞋市场规模已达60亿美元,其中,中国作为后起之秀,二手球鞋转售市场规模已超过10亿美元。
 
球鞋价格一路走高的背后是球鞋文化的兴起以及球鞋价值的扩大化。据《2019年中国球鞋文化市场现状及潮流品牌分析报告》指出,随着潮流文化逐渐兴盛,球鞋成为潮流消费之王。在球鞋电商交易平台的助推下,松散的球鞋交易市场被集中化与规范化,球鞋的收藏价值、炫耀价值、交易价值被逐一激发,使得球鞋成为一种“社交货币”。
 
不断升温的炒鞋市场
 
扎着脏辫,身穿潮牌,脚踩AJ,这是王朝成平日里给人留下的印象。作为球鞋文化的“铁杆粉”,2012年还在上高中的他,已经脚踩耐克限量版的“银河喷”,那是他花一万多元从别人那里买来的,也是他买的溢价最高的一双鞋。
 
在那之后,王朝成再也没有买过这么贵的鞋子了。现在的他,几乎每个月都会买一两双球鞋,大都通过官方抽签,或者从某些较大体育用品店购买,月均买鞋支出在3000元左右,目前,已经拥有近40双这类球鞋。
 
来自广东的陈志森也是球鞋文化的“发烧友”。2014年1月,还在上高中的他,寒假的第一天便去买了一双觊觎很久的球鞋科比8,之后就天天穿着它“泡”在篮球场。
 
此后,陈志森在买鞋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买鞋已经成为他的一个生活追求,也占了他生活支出的很大一部分。现在的他已经有超过20双球鞋,这在鞋圈只是“业余水平”。值得一提的是,今年花了3000元买到了科比9限量款——高中时,他一眼就被这双鞋迷住了。这次,“终于圆梦了”。
 
跟风在一定程度上助推炒鞋市场的兴盛。陈志森买的鞋大都不算“热门”,但他观察到,一些人喜欢追逐热门球鞋,并且高价买入,其中一部分是本身具有较高的消费水平,另一部分人则是跟风,似乎限量球鞋可以给他们带来“排面”。
 
与陈志森痴迷球鞋文化不同,赵硕进入“球鞋圈”纯粹是因为工作需要,却成了一名球鞋爱好者。作为一名健身教练,他所在的健身房主要面向生活品质较高的人群,要求教练的穿着必须能够彰显“高端人士”的身份,球鞋是其中之一。
 
半年前,赵硕花了2700元在某球鞋App上买了 一双Air Jordan,穿上的一瞬间他“老开心了”。目前,他已经买了4双球鞋。最近,一闲下来就看鞋,准备发了工资就去买。
 
赵硕身边很多人都热衷于买球鞋。他观察到,一部分人是把球鞋作为刚需,从而满足他们运动的需求;一部分买了鞋就放在柜子里不穿,用于收藏;还有一部分人买了鞋便囤起来,等鞋升值后再出手,即所谓的“炒鞋人”。
 
像炒股一样炒鞋
 
许凯(化名)就是赵硕所说的“炒鞋人”,许凯表示,他把买鞋当成一种投资,通过提前预测哪些球鞋可能会走红,便低价购入,等时机成熟再高价卖出。“我把它当成股票炒。”
 
“鞋圈太疯狂了,就冲进去了。”2014年还在读高一的许凯,开始投资比特币,在“币圈”挣了人生的第一桶金。上大学之后便开始投资股票,大概半年前,他将股市中的部分钱抽出,冲入“鞋圈”,大量囤鞋。
 
目前,许凯赚得最多的鞋子,正是今年最火的TS&AJ1。半年前,他以4000多元买入十几双倒钩,卖出价格均价在1万元左右。然而倒钩的价格却涨得更厉害了,许凯表示他并不后悔出手太早,“我从来不觉得小赚就是亏,太贪了就容易亏。”
丹阳网,编辑:刘欣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