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国内 社会 教育 科技 文化 市政

技校老师口述:教育的功能应是打开

2020-06-28 09:29:43     来源:未知
技校老师口述:教育的功能应是打开

什么样的人会来读技校呢?
 
当然是“坏孩子”和“笨孩子”,如果还有附加值,那就是“穷孩子”。
 
高一的时候,我有一个笔友,来自距离我的学校三公里内的一所技工学校。我们聊的话题一般是足球、音乐还有国际形势,记得我向他推荐过郑渊洁,他会在信里大段摘抄张学友的歌词。他的字不好看,也有很多错别字,大抵还算流畅。节日的时候,我们也会互寄贺卡。
 
那是我枯燥沉默的高中生活里值得一提的插曲。当时我身边全是打了鸡血的老师和同学,而三公里内的那所技校,虽然在本市也算老牌学校,但毕竟不在我的生活词典里,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没有分辨清楚“技工学校”和“工读学校”的区别,只知道大人们偶然提起,脸上写满了“不要与那些坏学生来往”的表情。
 
我一个同学的父母是临近一所“坏中学”的老师。放学回家的路上,她对我说了一些和“坏学生”有关的恐怖故事。染了黄发叼着烟头的男孩正从我们身边走过,书包半吊在后背晃来晃去。我们下意识地加快了脚步。她说,她父亲甚至都不能对学生太严厉,不知道他们会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来报复。
 
我当然不会想到,十年以后,我会成为那所技工学校的一名教师。
 
01. 技校
 
从小到大,我并没有当教师的理想。因为家族里的老师较多,这个职业在我心中丧失了光环,远不如其它接触不到、只凭“传说”的职业对我有吸引力。
 
大学毕业,我干了报社记者和房地产文案的工作,其间还短暂去过一家服务自考的培训机构,觉得自己厌恶和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也写不了软文,后来读了研究生,毕业后就想找图书馆博物馆之类的工作,当个安安静静的馆员。
 
可惜,我学了一个处于大众认知里模糊地带的专业——艺术学。
 
“艺术学?是干嘛的?唱歌跳舞吗?”
 
“不不,是研究艺术理论,和文艺学比较接近……呃,在我们学校属于中文系。”
 
因为这个专业名称,我被图书馆等文化单位拒之门外,又阴错阳差地进入现在的学校。
丹阳网,编辑:刘欣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