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国内 社会 教育 科技 文化 市政

柳宗元最美的一首山水小诗

2019-04-15 18:22:57     来源:未知
柳宗元最美的一首山水小诗

  在我国传统文学中,渔翁绝不仅仅是一个打渔人,那是一个自由自在、超然世外的隐者意象。如《庄子·渔父》中,那个开导孔子不要整日苦心劳体的老渔人;《楚辞·渔父》中,当枯瘦憔悴的屈原在沅江畔哭吟"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时,渔夫劝慰三闾大夫不成,唱着"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飘然而去,不再理会屈原。

  书写渔夫的诗词林林总总。王世祯的渔夫是"一曲高歌一樽酒,一人独钓一江秋";李煜的渔夫是"一壶酒,一竿纶,世上如侬有几人"。总之,都是"惯看秋月春风"须发皆白,精神矍铄的老者。唐人张志和"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的渔夫则更加接地气和深入人心。但都是既自然闲适,又高洁洒脱的形象。

  今天,我们一起赏析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柳宗元笔下的"渔父"形象。

  渔翁

  渔翁夜傍西岩宿,晓汲清湘燃楚竹。

  烟销日出不见人,欸乃一声山水绿。

  回看天际下中流,岩上无心云相逐。

  这是柳宗元谪为永州司马时所作的一首山水七言诗。

  永贞革新失败后,柳宗元等改革派被逐出朝廷,就是著名的"二王八司马"事件。柳宗元被贬为永州司马,州司马是个没权没钱也没有衙门的闲职。柳宗元一家到永州后,有很长一段时间,就寄居在一所破庙里。不到半年,他的母亲就因水土不服生病去世。政治的失意,生活的困顿,让柳宗元极度苦闷。"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那是彻心、彻骨的孤独和寒冷。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柳宗元的心情渐渐平复些,他寄情山水,创作了许多文学佳作。我们非常熟悉的《捕蛇者说》、《永州八记》等,柳宗元现存诗165首,其中100首写于永州。

  永州的山水抚慰了一代文豪柳宗元。

  这首诗取题《渔翁》,渔翁是贯穿全诗的核心形象。但是,也不是孤立地为渔翁画像,而是将勤劳的渔翁置身于山水天地之间,把渔翁不断变换的动作行为和自然景色的无穷变幻浑然融汇,极为和谐统一。

  渔翁夜傍西岩宿,晓汲清湘燃楚竹。从夜晚到白天。渔翁依靠西山,俯瞰湘江,夜晚他就宿在这岩下。这是一个天然的居所,也是一个天然的港湾。破晓时,他汲湘江水,取楚山竹生火做饭。睡在高山岩石下,脚下是清清的湘水,抬眼是漫山遍野、郁郁葱葱的翠竹。他就地取材,汲水取竹,这是多么纯净美好的画面,这是多么的自然和谐,天人合一呀。

  烟销日出不见人,欸乃一声山水绿。这是全诗的精华所在,极为后人称道,苏东坡赞为"奇趣"。

  红日初起,湘江雾散,渔翁应该划船出去打鱼了,可是渔翁却隐遁了,不知所去。正当诗人疑惑时,传来"欸乃"一声,小船已经驶入大江,融入青山绿水之中。

  "烟消日出"和"不见人",两者本无必然联系,但此时它们同集一句,瞬间唤起人们的想象力:在日出的一刹那,万物在忽明忽暗的天色中,猛然发现渔翁渔船已无踪影,"不见人"划开了日出前后的界限,艺术地强化了真实生活的日出过程,以一种夸张的节奏出现在读者面前。

  "欸乃一声"和"山水绿"则把耳中所闻之声(听觉)和目中所见之景(视觉)发生了奇特的依存关系。本来,清晨的山水是随着天色的变化,由暗淡到明朗的一个渐变过程,但在柳宗元的笔下,随着划破静空的"欸乃一声","一声"即绿,万象皆绿,声音的冲击,色彩的冲击同时迸发、显现,极具美感。

  王安石的"春风又绿江南岸"的"绿",已是炼字的经典,赋"绿"以动态;而本诗的"绿"是借助声音的骤起,不仅赋以动态,且赋之一种顷刻转换的疾速感,抓住最有活力、最富生气的瞬间,把最常见的自然景象表现得比真实更为美好,更显日出景象的神奇,非常富有感染力。

  试想:烟消日出才能看见人,才能看见青山绿水。而柳宗元却是一声橹响,唤来了青山绿水和渔人。剪接镜头之精妙,令人叹服。

  而我们今人认识"欸"字,以及"欸乃"一词,相信多是从这首诗中学到的。

  回看天际下中流,岩上无心云相逐。已是日出,船入中流。渔翁回看昨晚宿处,无忧无虑的白云,自由自在地追逐着。一片淡然,一片闲适,一片悠逸。

  苏轼认为这两句"虽不必亦可",就是说前四句就足矣,这两句有点没有必要了;严羽极为赞同,并曰"东坡删去后两句,使子厚复生,亦必心服"。后来,明代的胡应麟、王世贞;清代的沈德潜、王渔洋等都参与过论证,各呈己见,众说纷纭。

  诗人一直在欣赏渔翁的生活,欣赏他的露宿、生火、做饭、出船。渔翁回首骋目,诗人也在回看:看江流滚滚,看白云悠悠,看自己坎坷的人生,看世间白云苍狗。取陶渊明"云无心而出岫"之意,正所谓"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望天上云卷云舒"。

  看着永州的青山绿水,看着渔翁的自由自在,诗人那蒙尘的眼、蒙尘的心也被洗涤一清。

  经过多年的磨砺,柳宗元的心情已从当初的悲愤孤寂变为此时的恬淡宁静。山水也由《江雪》的黑白转为现在的青绿,这就是诗人十年的心路历程。渔翁和大自然始终是相契的,诗人和渔翁也是统一的,而不仅仅是一个看客。渔翁是追求无拘无束的,诗人对自由人生也是渴望的。

  我们常说"一切景语皆情语",柳宗元的这首诗绝不是就写永州的山水美,绝不是仅仅写渔翁的自在生活,它融入了诗人的心境和感悟。若论艺术趣味,前四句确实已经足矣,且给人已无穷的想象空间。但是却忽略了柳宗元当时所处的环境和心情。

  天高地阔,山明水净,让诗人领悟了人生和自然的真意。虽然有些孤芳自赏,却也决不同流合污,这是柳宗元的本意,也是他要表达的意愿。所以,它是不可删去的。

丹阳网,编辑:刘欣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