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国内 社会 教育 科技 文化 市政

打工家庭乞讨求一审判医院全责

2019-05-15 16:08:43     来源:未知

打工家庭乞讨求一审判医院全责



周前平第一次当众下跪,是在儿子桐桐(化名)出生的那天。为了给这个刚出生就面临死亡的孩子凑医药费,他在医院门前以这样的方式乞讨求医。

 

从出生那一刻起,桐桐就失去了健全的身躯——肱骨骨折、臂丛神经损伤、脑损伤、呼吸衰竭……两年来,周前平与妻子不顾家人的集体反对,坚持要救活桐桐,在数十万元医药费用的重压下乞讨筹钱。

 

桐桐后来被确诊为分娩性臂丛神经损伤,也就是“产瘫”。周前平认为,孩子的身体损伤是产科医护人员的过错造成的,便将当年接生桐桐的四川大竹时代医院告上法庭。

 

2018年12月,大竹县法院经审理认为,桐桐的损伤系医院在产妇分娩过程中的过错所导致,医院应当承担全部责任,遂判决大竹时代医院支付医疗费、护理费等14万余元。

 

一审判决后,大竹时代医院提出上诉。2019年5月6日,此案在四川达州中院二审开庭,未当庭宣判。

 

官司还没有最终结果,但孩子的治疗不能停下。周前平告诉,为给桐桐治病,家里已负债累累,后续治疗费用仍是个“无底洞”,“目前只能寄希望于二审判决。”

 

每天做康复操时,桐桐都会因为疼痛大声哭闹。

 

父亲的抉择

 

5月8日上午,在大竹县天城镇平等村一栋破旧的两层阁楼里,传来一阵阵哭声,声音中夹杂着一个童音不断喊“疼”。屋内,31岁的周前平与妻子毛有玲将两岁的儿子桐桐强行按在床上,抓着孩子的左臂帮他进行康复训练。

 

周前平说,桐桐长到两岁,流过的眼泪比一般的孩子要多出好几倍,“他右臂臂丛神经因产伤被拉断,几乎不能动,这样的康复训练必须每天进行,否则孩子可能出现肌肉萎缩甚至粘连,再想恢复几乎没有可能。”

 

周前平从2006年开始与妻子在外地打工,桐桐出生前,两人已打工近十年。夫妻俩曾想,等桐桐出生之后,他们就不再外出,在老家开一家面馆,一边抚养孩子,一边照顾老人。但这一计划,在桐桐出生的那天被彻底打乱。

 

2017年3月16日,周前平的小儿子桐桐在大竹时代医院出生。他回忆称,当天凌晨4时许,妻子毛有玲被送进医院后,直接进了产房,他也一同跟了进去,“大约20分钟后孩子就露出了头,但没过多久他的脸就变成了紫色,等孩子生出来后已经重度窒息了。”

丹阳网,编辑:刘欣

热门